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wsm123123 2019-12-22 12:13 297人围观 神剧与烂片

1999年,贾樟柯老家山西拍摄《站台》。


本来这是他的处女作,一早写好了剧本,因为钱不够才先拍了体量更小的《小武》。

贾樟柯一次倾吐出太多想说的话,我们今天再难见到这样魔幻、科幻又现实的史诗片。

Sir尤其记得那一首歌。

《年轻的朋友来相会》。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和那一段对话。

文工团员们把歌词歪唱成“再过二十年,我们来相会,老婆七八个,孩子一大堆”,团长不得不进行一场思想教育。

“再过二十年,那什么时候了?”

“2000年。”

“2000年咱们国家要实现什么目标?”

“实现工业、农业、国防、科技、四个现代化。”

“那你的目标呢,‘老婆七八个,孩子一大堆’啊?”

众人哄堂大笑。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站台》拍摄时,正是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截止日期。

这20年,去哪了呢?

不知不觉的,距离1999,我们已经划过同样长的一段历史跨度。

过两个星期,又是一个新的时间节点,你还记得到那时咱们要实现什么目标吗?

往前二十年,你还记得那是怎样一番光景吗?

站在此刻的Sir。

分辨不出哪一头才更遥远,哪一头更清晰。

Sir只知道。

1999年份的陌生,很大一部分来自于你的不敢相认。

说起来,那真是一个全民观剧的年代。

热播的不是数据,而是生猛挑动你的神经。

当时一部剧的最高待遇,是中央一台8点档。

你懂,那是顺延着什么播出的。

“并不是每一部电视剧,都可以得到在中央一台8点档播映的荣誉——对于古装剧而言,这一点尤其艰难。”

《雍正王朝》担得起这份殊荣。

1999年的开年大戏。

剑锋直指全民的痛点——

反腐。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在中央一套播出后,最高收视率16.7%,创下央视收视的高峰,包揽了该年所有电视剧奖项的14项大奖。

拍得好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是它敢于借古讽今。

雍正在位十三年,干了不少大事。

改土归流(废除西南少数民族土司制,实行流官制)、摊丁入亩(百姓能按自家拥有土地收税,少地少收)、废除贱籍三项改革一出,彻底把满蒙贵族得罪了光,也站在了天下士绅的对立面。

然而改革还未完成,就驾崩了。

豪迈,忧患,悲悯,构成了一部荡气回肠的《雍正王朝》。

说的是人亡政息。

说的是改革与既得利益厮杀过后的一派沉郁。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今天我们几乎想不通,它竟然播了,它竟然在央一8点档播了。

1999年试探着禁忌的不止这一部。

《永不瞑目》从另一个方面让我们瞠目结舌。

改编自海岩的小说,缉毒题材,赵宝刚导演。

当时22岁,还是新人的陆毅扮演阳光单纯的法律系大学生肖童;袁立扮演任性骄纵的毒枭之女欧阳兰兰;如今已经淡出视线的苏瑾当年英气十足,扮演缉毒警察欧庆春。

选角挑不出一点毛病。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肖童爱上了女警欧庆春,在正义感和爱情的驱使下,他主动接近欧阳兰兰,并染上了毒品。

在最后的抓捕行动中,被误杀身亡。

没有哪部剧再敢这么写。

敢这么拍——

肖童吸毒后在半昏迷状态下,被欧阳兰兰给……糟蹋了。

2019年3月,屡造现象级国剧的赵宝刚导演,新剧《青春斗》开播。

我们早已放弃期待尺度。

却迎面还是撞上了了……

“耻度”。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年最刺激、最轰轰烈烈的剧。

大概是那年暑假开播的《还珠格格》第二部。

在第一部的火爆之后,续集也没掉链子。

原班人马,制作升级,还有晴儿和香妃两位美人角色加入豪华套餐。

在全国平均收视率突破了54%,而在湖南,甚至轻松超过60%,毫无悬念地拿下当年的收视冠军。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还珠》年年重播。

剧中的演员奔赴各自的天地。

苏有朋在电影里当导演,在综艺里当导师,很有活力。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赵薇后来当了导演、母亲、老板,提到她,还是小燕子的面目最清晰。

林心如有自己的影视公司,嫁给了霍建华。

至于金锁范冰冰……

一言难尽。

最让人可惜的,是扮演香妃娘娘的刘丹。

演艺事业刚刚起步的她,次年在高速公路出了车祸,香消玉殒。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互联网时代,《还珠格格》变着花样地“复活”了。

或情怀,或玩梗,或消费。

综艺。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鬼畜。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表情包。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为什么都9012年了,我们的表情包还停留在上世纪?

因为只有那时候。

一部剧,全民都在追,抛一个表情,就能成为通用语言。

不像现在你在朋友圈吐血安利一部剧,点赞的也只有个位数,其他人不懂你说的是什么。

选择多了,口味精细化了,壁垒也高耸起来。

观众被分化为一个一个的——

“圈”。

什么时候你追的剧能够被别人听说,那就叫“破圈”了。

破圈的结果又是什么呢?

是圈外人对着你一声“哦”,然后继续埋头到自己的屏幕里。

和现在各大网文IP轮番改编不同。

1999年流行的,是上一个代的通俗文学。

那年8月,是被古龙剧霸屏的一个月。

《小李飞刀》率先播出。

真·神仙阵容。

顶着泡面头的焦恩俊,是观众心中最传神的李寻欢。

惊鸿仙子,估计是Sir这一代人,关于俞飞鸿的最早记忆。

还有“台湾第一美女”萧蔷,青春无敌的贾静雯。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配角也都是未来的大咖。

那时候还没成为“百亿男演员”的吴京,在剧中饰演温顺的阿飞。

范冰冰,在里面饰演女四号杏儿。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除了颜值,《小李飞刀》还有不少当年我们看不懂的高污画面。

这样疗伤真的合法吗?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也许我来的不是时候。”

“不!你来的正是时候。”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紧随其后,《绝代双骄》。

双男主戏,林志颖和苏有朋,分别扮演小鱼儿和花无缺。

一个坏笑,一个禁欲。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2019,经典惨遭翻拍。

还没开播,期待值先凉一半。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年,还有部港剧不能不提。

《天龙八部》。

1997年7月在香港播出,1999年春节前后引入内地,可谓盛况空前。

全国33家省级电视台,有18个台在同一时期的不同时段播放了这部剧。

什么概念?

当年你只要打开电视,不管是中午吃饭,还是晚上失眠,都能看到这部《天龙八部》。

18个台同时播,观众有了瞻前顾后的条件。

看了贵州台的“阿朱之死”,再去看云南台的“马夫人使奸计”。

一些聪明的观众还利用轮放的“时间差”三跳两跳看完40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原来那个时候想抢先看完结局,只要动动遥控器就好了。

而不是充50块钱。

尽管当时特效和布景都很粗糙。

但它依然是不少人心中金庸剧的巅峰。

黄日华的乔峰、陈浩民的段誉、樊少皇的虚竹、李若彤的王语嫣、赵学而的木婉清、何美钿的钟灵……

衣合身,马合套,选角精当,情节抓人。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现在的金庸剧是什么样的?

金庸已逝,空余传奇。

还有,自嗨的cosplay。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让我们切换出电视剧的频道。

投向1999年的好莱坞。

虽然当时内地院线总是滞后一年,在播放的还是1998年的《星战前传1》。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但大洋彼岸有两部电影正在奋力振翅,统治了当年的奥斯卡颁奖礼,也将要以风暴的形式席卷而来。

一部是《美国丽人》。

72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男主、导演、原创剧本、摄影。

通过一位光鲜体面的中年男人的畸恋,戳穿了美国中产阶级空虚的泡沫,在病态中重塑美好。

还没因为“性侵”丑闻被封杀的凯文·史派西凭借此片唯一一次获得影帝。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同年,还是沃卓斯基兄弟的两个“疯子导演”拍出了惊世骇俗的《黑客帝国》。

几乎囊括了那届奥斯卡的所有技术类奖项。

最佳音响、电影剪辑、音效剪辑、视觉效果。

沃卓斯基兄弟用了120架摄影机和两组动画摄影机,即时捕捉演员的静态和动态效果。

从此我们知道了一个词,“子弹时间”。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尽管如此,《黑客帝国》依然被低估。

酷炫的视觉,只是它的A面。

科学、宗教、历史、哲学等借鉴与隐喻,混杂着东西方文化,不断讨论真实和虚拟的关系与边界。

在那个马化腾刚刚创立QICQ的1999年,沃卓斯基兄弟已经成功地在一部面向全世界普通观众的商业电影里,植入了对人工智能,网络,和人的存在意义的探讨。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反观今年年初的奥斯卡。

最佳影片《绿皮书》,最佳视觉效果《登月第一人》。

好看归好看,但不像是奥斯卡该有的好看。

视觉效果的确更上一层楼了,但想象力却越来越少。

再次暴露了如今影迷的尴尬——哪怕数一数二的电影,也总是差了口气。

同样尴尬的,还有1999年的香港电影。

王晶、杜琪峰、王家卫、成龙、周星驰……当时的香港影坛可以说是多姿多彩。

但依然抵挡不住经济危机和好莱坞电影冲击带来的阵痛。

那一年,他们都交出了一份亮眼的答卷。

杜琪峰19天拍出了奠定其风格的《枪火》。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一向醉心于商业、搞怪的王晶突然深沉了一把,自编自导一部哀而不伤的《笨小孩》。

网友一边打出高分,一边不相信竟出自“烂片王”之手。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年的王家卫还在埋头剪《花样年华》。

没有人知道电影最终会是什么样子。

甚至包括他自己。

主演张曼玉和梁朝伟说电影结尾本有一场特别感人的戏,最终也没逃过王家卫的无情铁手。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主持人打圆场,说也不用太可惜,王家卫说他会把某些剪掉的部分放到网站上,或者是在DVD里。

张曼玉笑了:

那部分应该会比电影本身还长呢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年,“双周一成”中的成龙和周星驰破天荒合作。

互相在彼此的新片《喜剧之王》《玻璃樽》里客串。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意料之中,这两部电影分别占领了当年香港电影的冠亚军。

票房却不尽如人意。

《喜剧之王》2949万港元,《玻璃樽》2754万港元。

要知道,1990年周星驰的《赌圣》以4133万港元的票房成绩获得香港年度票房冠军,带领香港电影进入4000万时代。

整个90年代,没有哪一年的香港本地票房冠军低于4000万。

除了1999。

2019年的春节档,周星驰、成龙再次输得让人唏嘘。

《新喜剧之王》,豆瓣5.7,最终票房5.33亿。

《神探蒲松龄》,豆瓣3.8,最终票房1.29亿。

不得不承认,港片黄金时代的情怀,越来越像强弩之末。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年的内地电影倒很争气。

自1994年首部大片《亡命天涯》引进以来,内地电影第一次从好莱坞手里夺过票房冠军的交椅。

冯小刚的贺岁片《不见不散》力压《星战前传1》票房夺冠。

而电影,却是全程在美国拍摄。

男主刘元,为了和分开多年的李清再续前缘,装瞎子充浪漫。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满嘴深情,还是经不住金钱的考验。

- 这是谁钱包啊

- 哪儿呢哪儿呢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完了还狡辩:

这是爱情的力量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今年,冯小刚又带回的是另一段海外情,《只有芸知道》。

1999年7月,动画电影《宝莲灯》上映。

豆瓣8.0,年度票房第五。

今天回看,这部动画称不上是绝对的国漫巅峰。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但另一方面,它某种程度映射了华语乐坛的黄金岁月。

《天地在我心》《想你的365天》《爱就一个字》,三首金曲传唱至今。

那个1999年,朴树写出了《白桦林》,谢霆锋唱着《谢谢你的爱1999》,五月天发行了《第一张创造专辑》……

再看如今的中国年度“十大金曲”。

相信大多数人的反应和Sir一样,这些歌,一首都没听过啊。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年,张艺谋交出了两部电影。

一部是《我的父亲母亲》。

拍摄电影时的章子怡才19岁,还不会演戏。

有场哭戏,怎么也哭不出来。张艺谋只好吓她:“子怡,天马上就要黑了,我们马上就要收工了,你一个人在这呆着。”

章子怡一听,立马哭得梨花带雨。

那时“国师”的电影,还带着未经雕琢、与现代格格不入的笨拙和粗粝。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另一部是《一个都不能少》。

张艺谋第一部完全采用非职业演员的作品。

关于农村、贫穷及文盲。

尽管是一部文艺片,依然取得年度票房第三的好成绩。

这部反应九年义务教育的电影,还引得不少学校组织包场观看。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起初张艺谋打算把《一个都不能少》选送戛纳,但当时戛纳电影节主席雅各布对《一个都不能少》带有政治上的偏见并因此表示他不喜欢。

张艺谋对此非常气愤,公开声明将影片撤出,从此和戛纳结下梁子。

最后这两部电影的结局都不错。

《一个都不能少》使张艺谋获得了第二座威尼斯金狮,《我的父亲母亲》则夺得了第二年的柏林电影节评审团大奖。

这是未来20年,张艺谋在三大电影节上最后的荣光。

2019年,张艺谋导演的新作《一秒钟》,时隔30年再次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首映之前,因“技术原因”退出,最终也缺席了整个2019。

从“一个都不能少”,到“一秒也不许多”。

是影迷早已把意外,当成了常态。

20年,千头万绪。

但截取影视这一把标尺,我们终于勉强分辨出了时光的刻度。

20年前的电影院还不是开在商场里。

广告牌上贴满大幅海报,门口摆摊卖零食饮料,到了晚上是一水的自行车。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20年后,我们有了3D、4D。iMAX、杜比,全景声、高帧率。

有了电影院按摩椅和门口的抓娃娃机。

但是,却可能弄丢了去电影院的冲动,和当初一起看电影的人。

20年前,引进片配额为10部。

2001年加入WTO后增加到20部,2012年开始变成34部,到去年的109部。

2019截至今天,内地共引进100多部海外电影,其中包括临阵脱逃的《别对她说》《盗梦特攻队》《好莱坞往事》。

2019年,可确定华语片占总票房达到60%以上。

狼是来了,羊也没有被吃光。

全靠了“栅栏”建得牢固?

在我们不远处,韩国的数据是去年了1210部海外电影。韩国电影也没有被吃掉,反而这些年愈发呈现出“疯长”之势。

我们曾经担心的,被证明是杞人忧天。

我们曾经满心期待的,结果只是水中捞月。

我们曾经迫不及待要告别的1999,成为回不去的“世纪最后的夜晚”。

我们曾经用来设定科幻电影的2020,两个星期后就要到来。

20年前,初出茅庐的贾樟柯用一部野心勃勃的电影往前回溯20年。

20年后的今天,这位已经功成名就的现实主义电影大师,也没有办法用一个故事将过去的这二十年加以提炼了。

他尝试过。

拼贴的方式。

在那部至今无缘在影院见面的《天注定》里,四个天南地北的故事,四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凑合着以社会新闻剪贴报的形式,拼出我们所处的环境的掠影。

这个细节或许最有启示意义。

东莞女孩一条一条地翻过微博,读出耸动的突发事件。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故事没有停止。

它们就轰隆隆地发生在我们身边。

但我们仍然不知道这个时代正在发生什么。

1999年的特别就特别在,这个长相奇怪的数字。

你记住了它。

记住了那一刻共振的脉搏。

而此后的每一年,好像都是模糊的,感觉不出过了一年、两年还是十年……

1999,是十年前吗?

我们不是忘记了时间,我们只是迷了路。

在千禧年的起跑线,当时大家倒数着“三、二、一”,一起兴奋地出发。

却在路上,相互走散。

在跨过2020的未来。

我们还能相聚吗?

1999,在远去,也在伏笔。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1999到2019,曾经的国产史诗我们再也拍不出了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