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Sir电影第二届文娱大会:后浪拍岸,影视“宗师”们的“武功”失效了吗?

aHNtCqDM 2019-12-22 18:40 296人围观 神剧与烂片

Sir电影第二届文娱大会:后浪拍岸,影视“宗师”们的“武功”失效了吗?

“变化”是2019年的关键词,这个年份处在寒冬尾声,也处在新浪潮来临的前夜。如何在这样的一个过渡年份里安身立命?面对着滚滚向前的“后浪”——口味多元化、性格鲜明的受众和极具产业思维、勇于革新的创作者们,影视行业应该做出怎样的应对和提升?当观众的进步已经超出很多从业者的认知,该如何架起与之沟通的桥梁?在多元化的内容和娱乐选择面前,该如何“抢夺”观众们的注意力?

日前,在“后浪拍岸 2019 Sir电影文娱大会”上,毒眸和Sir电影共同举办了题为“后浪拍岸,宗师们的‘武功’失效了吗?”的圆桌论坛,邀请了华纳兄弟中国区总裁赵方、复星国际副总裁、复星影视文化集团CEO 张昭、春秋时代董事长吕建民和博纳影业集团高级副总裁蒋德富一同讨论该议题。

Sir电影第二届文娱大会:后浪拍岸,影视“宗师”们的“武功”失效了吗?

(以下为论坛部分内容实录)

问:2019年,文娱行业里最让你感到惊讶的变化有哪些?为什么?

赵方:国内的国庆档期里,有大量主旋律电影获得了票房的成功,这意味着主旋律电影和年轻观影群体也没有任何冲突和矛盾了。观众越来越挑剔,其实挑剔的背后意味着观众越来越会选择电影、品味越来越高,这将给我们所有做内容的人带来特别好的机会,扎扎实实地做故事、踏踏实实地做电影的人,这个时候一定会成功的。

张昭 :中国故事、中国电影主体性迅速地呈现,我们统计了一下,中国英雄故事、中国青年故事、中国文化故事占到了大概40%左右的票房,剩下的纯娱乐电影降到了20%以下,因为观众看电影的理由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观众试图在国产电影里看见在经济发展进程当中国人身份认同的变化,这从《战狼》已经开始了,到2019年变得更加明显。

吕建民: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行业生态的变化,行业遇到了资本上的波动,很多公司在现金流上都有压力。

蒋德富:电影制作周期越来越短了,这是2019年给我压力最大的一个变化,我们的几部大片在保证质量的情况下连轴转、加班加点,为了赶上国庆档期,在一年多就要完成制作。我们的几部影片最后能够让包括90、95后在内的观众在观影过程中感动落泪,是让我们倍感欣慰的。另外2019年院线上国产片的占比达到了60%以上,这让我们相比以前更有信心了,国产电影力量更强了。

问:我们清晰的记得《战狼2》那个时候给大家带来的震撼,太多的增量人群首次走进到电影院观看电影,但是这批人并不是活跃的核心的观影用户,到底我们要怎么样持续的让他们留在电影院呢?

吕建民:多年来我们一直认为18岁到24岁的人群是主流观众,但现在的所谓爆款电影其实是让更多年龄高于24岁的观众走进电影院——这可能是我们要争取的一个观众群。今年的国庆档有许多所谓主旋律电影取得了非常好的票房成绩,说明我们的电影人要创作更多“老少皆宜”的电影,包括《战狼》《红海》《流浪地球》,其实都是挺厚重的民族题材,不管多大年龄都会关注的社会话题。从我们公司的角度,未来我们可能会多花点精力拍一点比较厚重的国产影片,这也许是未来吸引超过24岁以上非刚需观众走进电影院的一个路径。

问:2019年年轻观众去看主旋律电影观影习惯有哪些变化,这些习惯当中有哪些值得我们总结和复制的?

蒋德富:从表达方式上,最早很多观众比较抵触地说主旋律电影是“说教”式的,但从中国电影最近几年成功的新主旋律电影的作品来看,既存在着中国价值、中国力量和中国精神,又没有过多地在表面上给观众一种灌输的感觉,这个是比较成功的尝试。目前我们的主流观众,包括95后、00后他们今天走进影院去观看主流电影,包括我们的《中国机长》、《红海行动》,并不单纯因为他们爱看主旋律电影,这些影片还是要有精良的制作和优质的品质,有让年轻人真正接受的电影表达。主旋律电影新的表现方式是我们今后几年想更多从00后、95后身上所探索的点,我们希望更多表达出人文价值和人文关怀。

问:2020年可能会有哪些人,或者是现象成为后浪?为了准备这个后浪的来临,我们能提前准备什么?

赵方:我觉得明年的票房会再一次到达新高,大盘会保证一个稳定的发展,而且中国本土的内容已经越来越强,有好的内容,观众就有了回到影院的理由。谈到后浪拍岸,我们能看到年轻的创作人非常关注现在的年轻人在想什么。前几天在海南岛国际电影节上,华纳举办了一个新制片人的培训,其中有一个制片人表示,他已经在研究小学生作文了。有一位有名的网红小学教师将他学生的作文编成了两本书,而制片人们以此为契机开始研究现在的中小学生到底喜欢什么内容。从内容创作者的角度来说,如果创作时能具备前瞻性,那么生产的内容便一定会得到观众的喜爱。

张昭:内容上中国故事会更加明确,会诞生很多中国自己的类型、混合类型,今年其实已经有很多这样的现象了,大家不会想到体育电影《中国女排》出来了,过去30年我们更多是向其他国家电影产业学习,明年会发挥更明显的自主性形势。

吕建民:明年我们比较重点的两部片子,一个是我们比较擅长的军事题材电影《我的佣兵生涯》,另外还和中央政法委员会合作拍摄了一部电影《扫黑》,守住自己比较擅长的领域,管他风吹浪打。年轻人终要起来,我们欢迎越来越多的后浪从各种角度发起冲击,这样中国电影才会真正充满生命力。

蒋德富:我们既是前浪,也是后浪,因为我们在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创新。以往我们一直在说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文化,现在看关键是怎么讲,只要把讲故事的方法创新了,无论前浪和后浪都可以做出成绩。做电影是一种精神,大家做了那么多的作品,虽然很辛苦、很累,但还是朝气蓬勃地往前冲,这就是一种后浪精神。

作者:驻京见习记者罗娜编辑:陆正明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