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庆余年的隐喻 庆幸多出来的人生 还是 在庆国度过余年

gooobooo 2019-12-23 16:31 367人围观 神剧与烂片

张若昀、李沁、陈道明、郭麒麟等主演的古装电视剧剧《庆余年》里,庆余年的隐喻到底是什么?这是28,29集的剧评。

点击右上角“关注”,了解更多的电视剧深度赏析

原作者:无言

很多观众误会《庆余年》范闲的来历,其实并非如此,小说中记载《庆余年》的世界是架构在未来,导致了人类高度发展的文明毁于一旦,幸而留下了一台AI智能设备帮助人类开始新的繁衍。

也就是说,《庆余年》假定的社会是在文明被毁后,再重新发展起来的文明,这个社会、是从封建社会重新开始发展,但又残存文明社会的些许文化记忆。

剧中范闲和滕梓荆相处时,滕梓荆随口的一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典故,范闲问其出处,滕梓荆不知出处,只道“古远流传”,让了范闲有了“是否自己记忆出现问题,还是世界虚假”的疑惑。

庆余年的隐喻 庆幸多出来的人生 还是 在庆国度过余年


实际上,重新建立的文明社会,西晋·傅玄《太子少傅箴》早已失传,就连《红楼梦》等早已失传。

小说和电视剧之所以命名为“庆余年”,显然包含了作者复杂的写作意图在里面“庆幸多出来的人生,在庆国度过余年,庆帝的国度进入到了末期……还有一个意思,领导在大庆,我想去大庆,共度余生”。

庆余年的隐喻 庆幸多出来的人生 还是 在庆国度过余年


这种说法无异蕴含了多个维度,既有属于重症肌无力者范慎跑到另一时空成为自由行动者范闲而能再活一次的庆幸,有从复仇者视域中之于大反派庆帝统治终将结束的幸灾乐祸,居然还叠加了写作者自身对于家庭团聚的真实渴望。

很显然,小说的命名故意模糊了现实与虚构的界限,对小说的元叙事进行了解构,具有明显的后现代调侃色彩,但也很直接地流露出了作者希冀通过话语的包容性,将多个世界整合在一起的努力。

不仅如此,“庆余年”其实还是对“红楼梦”这一传统文化资源挪用的结果。小说正文多次引用《红楼梦曲?留余庆》“: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

劝人生,济困扶穷。”

这首颇具因果报应色彩的曲子出自《红楼梦》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意指因王熙凤曾接济过刘姥姥,因而其女巧姐获得了好报。

上述繁复语义的植入,“庆余年”这一卑微又悲悯的命名,在一定程度上观照到了文本、文化、社会等多个层面,以“庆幸”为核心。

如果你把31集看完,就会更加确认这是一个关于信念的故事。而五竹和叶轻眉的故事则更像是一个爱情悲剧。

长公主在这场冲突中也展现出了另一面。她对女儿的复杂感情,她关于生存的智慧,她的不为人知的爱。她同样选择了自己的路,甘愿为此粉身碎骨。原著中婉儿始终未得母亲关爱,长公主似乎真的我行无素,整个心都在叶轻眉与庆帝身上,其他毫不在意,这个人物太极端太难评说,不像个人。大东山时京都反叛,长公主故去婉儿又因血脉亲情难过悲痛,也许古人对血脉亲情的看重远胜现在,在书里并没有感觉突兀。但是剧里与婉儿夜话,真正展示了一个有血有肉的长公主。

庆余年的隐喻 庆幸多出来的人生 还是 在庆国度过余年




庆余年的隐喻 庆幸多出来的人生 还是 在庆国度过余年


再说前面的28-29集合,剧情上属于过渡,最主要是把整个故事的世界观设定较完整给出,并直接引向后面的长公主事件。这一部分在我看来最打动人的是五竹和叶轻眉之间的羁绊。

他们一个是机器人,一个是来自另一世界的人。假如五竹也有感情,能懂得爱恨情仇,那他们无疑该是青梅竹马的恋人。

但悲剧的是,那时候的五竹还没有感情,虽然他会一直陪伴叶轻眉,会做叶轻眉让他做的任何事。

庆余年的隐喻 庆幸多出来的人生 还是 在庆国度过余年


就像一个最忠贞的爱人,五竹可以接受你的一切,静静倾听你的心声,陪伴你做这世间最荒唐的事,尽一切可能呵护你,那个始终孤单一人的叶轻眉,来自另一个完全不同世界的叶轻眉,肯定在很多个瞬间会把五竹当做自己的恋人,但同时她也清醒地意识到,五竹只是按照设定的程序来行事,没有感情,不会笑不会开心,五竹永远无法理解自己的孤独,理解自己的悲欢。等到多年以后,五竹终于学会了如何去笑,开始有了自己的感情,开始会想念曾经的那个女子,叶轻眉却再也不知道了。

本文为作者无言原创,请关注我,了解更多的电视剧深度赏析。

更多阅读:

庆余年 体会范闲身处异界为异客的伤感

庆余年 庆帝究竟知不知道范闲的身世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