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可以改变格局的神剧:天道

BIGBON 2019-12-24 14:38 448人围观 神剧与烂片


可以改变格局的神剧:天道


神即道,道法自然,如来!

《天道》是一部07年上映的神剧,剧集二十四,短小精悍。这部剧播出时并没有引起轰动,但现在看来,其中的思想真的可以震撼到一个人,甚至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格局。其内容的深度,注定它不是一部吸引大众卖相的好剧;参演演员都是些老戏骨,题材也不算是言情;《天道》的宗旨是在探讨文化背景对人的影响,以及哲学和宗教,乃至一种纯粹人生观的探讨。

《天道》改编自70后女作家豆豆的小说《遥远的救世主》,原著呈现出了一种居高临下的睿智,被誉为“一部可以傲然独尊的长篇小说”。《天道》对小说略有删减,但也不改其质量与水准。

主角丁元英由王志文饰演:剧中他是一个游离超脱于世俗之外的奇人,他自称是个“小混混”,但却作为商战中的组局人,事无巨细地操控着一切,看问题有着不同寻常的价值观,角度和格局也与平常普通人不同。

首先,他质疑传统文化中的弱势元素,认为透视这个社会,要通过三个层面:第一、技术、制度和文化;小到每一个人,大到一个国家、民族,任何一种命运归根到底,都是文化属性的产物: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就是天道,不易人的意志为转移。

一个国家之所以穷,是穷在思维上,穷在依赖强者,穷在期望救世主上,这是渗透在一个民族骨子里的价值和判断。他自己已经察觉到文化对人的影响了,可自身仍然无法彻底摆脱这种弱势文化,所以他选择离群索居,参悟文化属性,反省自身。

如今讲的“马太效应”:穷者越来越穷,富者越来越富。也讲二八法则:八成的财富集中在两成人的手里,这对应的,其实也是文化的产物。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以奉有余。

可以改变格局的神剧:天道





第二,他质疑养儿防老的观念。

在他父亲脑溢血住院,医生说抢救过来,也大概率会是个植物人。他非常冷静地问:“那怎么才能让我父亲死。”他近乎冷血的理智让自己的哥哥和妹妹都无法接受。他哥哥说要分摊父亲的医药费,他说他可以承担。他哥哥生气,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他说:“只要知道父亲是自己的父亲,就不需要分摊责任,讲公平,如果妹妹一个人在照顾父母的时候,也在想分摊和公平,那父母就没有人照顾了。”

他哥哥说:“妹妹照顾父母,将来遗产都是她的。”

他说:“那照你这么说,没有遗产的父母就应该被扔到墙头上不管了,讲责任本来即就错了,在孝顺上加个美德就更错了,血缘关系,本就理所应当,本该如此。”

如果父亲注定救不回来,他会选择拔管子。他哥哥说拔管子不孝,他说:“如果孝顺是以父亲在生理上的痛苦和失去尊严为代价,那他宁愿不孝”。他说“如果养儿是为了防老,那么父母就是天然的债权人,每个儿女都是为了还债,直不起腰来,而老人如果一直想着回报,就会心理不平衡,觉得自己吃亏了,心理就越苦”。这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直不起腰来的原因。

第三,他质疑自身的局限性,且不谈爱情。他的助理肖亚文评价他:“不管他表面上如何尊重女人,他骨子里都是害怕女人的,害怕就是鄙视,我见过他前妻,他前妻对他的评价是,他永远都不会跟你吵架,他的每一个毛孔都渗透着对于世俗文化居高临下的包容,包容到不屑于和她讲道理,他身上没有女人想要的东西,作为伴侣,他不适合。”

可以改变格局的神剧:天道


这部剧的展开,却是从他遇到了一个例外的女人开始。左小青饰演的女警官芮小丹,打破了他的平静,也打破了他对女人的鄙视。她就像天国的女儿,纯粹而充满朴素的智慧。

女警官芮小丹,向丁元英索要了一样特别的礼物:“一个神话,让一个贫困村脱贫,打破天道,劫富济贫。”

他们在王庙村组织了一个项目,把制作音响的各个生产环节分摊给各自农户,农户之间实行现金交易,靠市场自发调节来控制价格和质量;但他们必须用制作出来的产品,在音响市场上撕开一个口子。所以丁元英给音响市场的龙头企业乐圣设了一个局。先以高端国际化的产品包装,以及质量鉴定,让对方相信自己的产品成本很高。他们又提出和乐圣合作,购买一些配件。乐圣出于轻蔑,不仅同意了,还主动加大了订单量,附赠在各个媒体上帮助他们宣传。后来参加展会的时候,他们却拿出了一个低得看上去不合理的价格,打响了名声,冲击了对方“高性价比”的标签。 所以乐圣公司状告他们:违反了竞争法,采用低于成本的价格,破坏市场,不正当竞争。所有媒体和同行们都等着看他们输,但结果出乎意料。所有人都没想到,看上去高端大气的“格律诗音响”,居然是在农村里,由农户们生产出来的。农户之间签订了协议,一道工序一道工序的完成了产品的制造。产品成本,低到了所有人的想象。

最后法院宣判,这是一个扶贫的项目,判定格律诗胜诉。而农户们也愿意为所有大企业提供产品,而不仅仅是给“格律诗”,最后王庙村成功实现了扶贫。

丁元英说,如果一开始就给他们钱,那他们就会永远指望救世主,指望靠他这个“奇人”来拯救他们的贫困村。只有把自己拎出来,当一个局外人,让他们能够自己靠自己的双手脱贫致富,这种“脱贫”才能够长久地坚持下去。

他深知弱势文化的影响,所以从一开始,就颠覆了村民对救世主的指望,制造了一个可以独立运行的循环,把改变命运的机会,放在了农户们自己的手里。

“格律诗公司”只是一个桥梁,并不是他真正的目的。他不是想开公司做管理,而是单纯地、实事求是地为了扶贫。

在他组这个局之前,叶、冯、刘三个音响发烧友,想要抱他的大腿,入股这个公司。他同意了,却没有告诉他们自己的全盘计划。

最后在音响龙头企业要和格律诗打官司的时候,那三个发烧友选择了退股,半途而废,把股权转让给了董事长。董事长虽然是个无依无靠的女性,但是她一边哭一边咬牙签了合同。她也以为自己要亏得血本无归了。

可以改变格局的神剧:天道


当真相大白,这盘棋的真相被揭开的时候,叶、冯、刘悔之晚矣。其中刘斌还满是怨念,认为是欧阳雪和丁元英联手欺骗了他们。这就更验证了丁元英的理论:给某些人一个扒在井沿上的机会,对他们而言未必是好事,因为即便有一个救世主给他们依靠,但他们的短视,愚昧,也会让他们被眼前的事情局限,打回原形。

叶、冯、刘以为抱住了丁元英的大腿就可以改变命运,但却没有能坚定地把这个大腿抱下去,碰到一点风险,就想着保本、退缩、安全、稳妥。

丁元英站在操盘者的位置,把每一步要做什么,每一步要发生什么,人性的变化,事态的发展,都事无巨细地想到了,并且牢牢抓在手里,目标明确,其手段雷厉风行。

然而这部剧中,能让人印象深刻的,绝对不只有主角丁元英,还有所有的女人们。

可以改变格局的神剧:天道


如“当生则生,当死则死”的女警官芮小丹。她天性洒脱,悟性非凡。她不懂得什么文化属性,哲学,宗教,只会率性而为,坚持理想。她原本可以从事德语相关的工作,可是她选择了自己的理想,当一个警察,哪怕父母反对,丁元英也觉得女人当警察太危险,说世界上不缺一个警察,但她却热爱自己的职业,毫不动摇。

她不像丁元英那样多想,却像“天国的女儿”一样纯粹;坦坦荡荡地爱,以一腔孤勇生活着;像爱一个孩子一样,疼惜着自己的爱人;像一个勇士一样,奔赴在除恶扬善的事业里;她有着对美的感悟,对生命的热爱;这些都是她与生俱来,浑然天成的品质。

而女配角肖亚文更是魅力十足。她身上的理智,判断力,和对自己的定位,都是令人敬佩的。

面对丁元英,她说:“动过心,可他身上没有女人想要的东西,他是个鬼才,只能定位到合作伙伴这个位置上,才能谋求更多利益。”

在叶、冯、刘撤股,形势严峻的情况下,她坚信丁元英的能力,选择了向欧阳雪买入股票,逆风而上,最后成了“格律诗”真正的管理者。

她目标明确,理智冷静,能够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而且为人处世,言谈举止,每一个细节,每一句话,都值得推敲。

对于感情,她也标准明确——“只要他能糊弄过我就好。”其背后是一种自信,也是一种现实的妥协。

这些女人巾帼不让须眉,从她们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另一种入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这个世界上没有救世主,没有神,只有规律;遵从规律,规律就是道;掌握事实规律和自然法则,凡人也会成为他人眼中的“神人”。

而在“天地无情,以万物为刍狗”的规律里,我们依然可以见证人性中纯粹的光芒,依然可以看到人与人之间的温情。这就是我们凡人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芮小丹的爱成就了丁元英缺失的温情,而丁元英又以一份特别的礼物,让芮小丹对于这个世界的规律有了更高层次的理解,这份感情,又何尝不是神性与人性的互补呢?

这是一部被低估的影视作品,每一个角色都可以写出一篇深度的分析,每个人身上所体现出的人性的光辉或者卑劣,都是值得深挖的。

作为影视剧中的遗珠,它需要我们多一点耐心,非常投入的去看待其中厚重的底蕴。放至如今依然不过时的思想,商业思维,看问题的角度,乃至其中蕴含的智慧,都值得反复品味,仔细推敲。

看过它,是一种幸运。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