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神剧庆余年引发的“血案”,不断付费是否已成为内容产业原罪?

AgKDjFcG 2019-12-25 09:14 206人围观 神剧与烂片


最近一段时间,著名网络小说《庆余年》同名电视剧所引发的热议话题在整个网络疯传,只是这次大家传的却不是这部剧有多好,而是这次爱奇艺和腾讯的超前点播有多坑,这让人不禁想问,过度付费是否已经成为了内容产业的原罪了?


神剧庆余年引发的“血案”,不断付费是否已成为内容产业原罪?



一、庆余年所引发的“血案”

根据蓝鲸财经的报道,网络神剧《庆余年》凭借优质的制片、拍摄和强大的演员阵容捕获众多粉丝,网友催更的呼声也非常高,可与当年的《琅琊榜》进行比较,也是近年来为数不多的几部优质网剧之一。

许多观众为了能够提前看剧成为VIP会员。12月11日爱奇艺和腾讯视频开启了超前点播,VIP会员再次充值50元,就可以在每个更新日比会员多看6集。对此,观众反对的声音再次将《庆余年》这部电视剧推上热搜榜。


神剧庆余年引发的“血案”,不断付费是否已成为内容产业原罪?



两个视频平台11日宣布超前点播50元的消息时,购买页面提示:12月16日19:59前会员限时5天50元折扣价超前点播,更新日再多看6集,打包解锁后无需再付费。根据追剧日历显示,非会员11日可以观看14到15集,会员可以观看20到21集,超前点播则可以观看22到27集。而且日历中注明了有两种解锁方式,一种是限时优惠,一种是单集点播。

17日,限时折扣活动结束后,追剧小提示里写明:VIP额外尊享特权,3元/集解锁超前点播,并明确标注,12月11日20:00至16日19:59,VIP限时折扣活动已结束,没赶上的剧迷请单集解锁。

12月14日,人民日报客户端发表题为《视频网站套路层出不穷,吃相太难看》的文章,表示“这种额外收费的行为,实际是对消费者权益的侵犯”,直批视频平台“对待用户缺少起码的尊重”。“这样的视频网站不能惯。完善权益保护,让侵权者付出代价才是治本之策。”该评论称。

谁也没想到,一个网络电视剧的播出竟然会引发如此大的争议,以至于国家党媒都出手打抱不平了,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讨论一下内容产业的不断付费是否已经成为了产业的原罪?市场到底该怎么看待这个产业的发展?


神剧庆余年引发的“血案”,不断付费是否已成为内容产业原罪?



二、到底该怎么看内容产业不断付费?

说起内容产业,这应该是一个历史非常悠久的产业了,早在人类历史的远古时期,内容产业基本上都还是停留在每个部落的吟游诗人时代,但是到了认知革命之后,随着人类信息传递载体的逐渐发展,我们的内容逐渐有了更多的承载对象,最初是纸张,然后是无线电波,再然后是电视网络,等到了互联网时代之后,才有了我们现在比较熟悉的网络和移动互联网,但是有一个问题大家有没有发现,这就是内容传递的付费逻辑是始终发生变化的。


神剧庆余年引发的“血案”,不断付费是否已成为内容产业原罪?



在面对面的内容时代,比如说中国古代基本上内容服务都是当即付费的,比如说你要听一场评书必须要给评书先生付费,如果你要听一出戏你必须要给戏班子付费。后来有了纸质传播的载体,比如说书本其实也是当即付费,要不你买书来给出版社付费,要不你去租书给租赁公司付费,或者你从图书馆借书,但是借书的付费方实际上是图书馆或者政府部门作为福利付费。但是,进入了电子时代之后,这一切就发生了变化,由于一开头广播电台和电视台是比较难以收费的,所以原先的收费模式就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当然,世界上还是有收费的电视的,比如说BBC就对英国的电视观看者收费,彩色电视一年150英镑,黑白电视一年50英镑,但是绝大多数的无线电台和电视台都是依靠要么上级拨款的形式获得收入,要么通过广告的形式获得收入,这些就是内容产业的一次巨大变革。


神剧庆余年引发的“血案”,不断付费是否已成为内容产业原罪?



等到了互联网时代,这种变革其实更加快速,由于互联网本身就是一个全面免费的市场,在互联网上内容的复制与传播的边际成本几乎为零,这就让互联网的收费变得更加困难,我们看到在中国互联网市场发展的早期,无论是什么样的互联网企业其实都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合适盈利模式,直到最后在搜狐、新浪等门户网站,腾讯等社交平台的带领之下,一套以平台服务免费,通过广告和增值服务盈利的模式才逐渐形成。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早年QQ的服务都是免费了,但是QQ的会员、皮肤、装扮以及各种钻都是收费的,这种模式可以说是互联网内容服务收费的基础。

再往后,事情就变得非常简单了,这就是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内容平台都在依靠这样的模式来构建自己的盈利模式,无论是以文字为核心的起点中文,还是以视频为核心的爱奇艺,但是这套模式的问题就是广告的收入来源太为单一,这种收入的天花板实在是太明显,就用这次出事的爱奇艺为例,爱奇艺发布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作为国内“视频流媒体第一股”的爱奇艺,这份财报着实惨淡——财报显示,2019年Q3爱奇艺营收约74亿元,会员费收入过半,达37亿元,总体营收虽同比增长6.98%,但增速放缓,亏损幅度也进一步拉大,净亏损达37亿元。


神剧庆余年引发的“血案”,不断付费是否已成为内容产业原罪?



从爱奇艺近两年的财报情况来看,其亏损同比扩张明显。从2018年Q1开始,爱奇艺从季度亏损11亿到2019年Q3季度亏损达到37亿,单季度亏损不断拔高;从亏损总额来看,今年前三季度的亏损总额达到了78亿,超过了去年前三季度的63亿,同比增长23.8%。

面对着如此高额的亏损,爱奇艺其实已经完全坐不住了,一方面是内容产品生产的高成本,另一方面则是内容传统广告营收的低收入,如此大的问题几乎已经成为悬挂在爱奇艺们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了,因此,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表示:“中国市场价格大概是美国平台的价格的五分之一,甚至东南亚泰国、越南单价都比我们高,没有一个国家低于两美元一个月的价格,跟国内的其它服务,比如说音乐类等比,单用户APRU值可以高到平均一个月几百块钱。我们的定价可能是过低了”。


神剧庆余年引发的“血案”,不断付费是否已成为内容产业原罪?



而这次的事件其实就是爱奇艺为了提升会员收费的一次尝试,面对着《庆余年》这个可以下金蛋的鸡,爱奇艺们明显是忍不住了。不过更明显看来这种尝试不仅没成功,反而搬石砸脚了,从消费者的情绪角度来说,爱奇艺们在收费上面所表达的贪得无厌已经引发了众怒,但是从内容产业的角度来看,过高的制作成本如何平衡真是一个难题。

其实,我们借用凯文凯利在《必然》一书中的观点,面对着整个内容产业的难题,最好的办法其实并不是这样贪得无厌的收费,而是应该考虑如何利用粉丝经济和共享经济的力量,找到一种能够从内容之外获得收益的方式,比如说周边商品的销售,或者周边服务的构建呢?否则这样贪得无厌的收费,估计最终被消费者所扬弃的只有内容平台自己而已。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