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段誉和木婉清的爱情,是天龙八部中最正常和真实的一段爱情

wsm123123 2019-12-27 09:06 189人围观 神剧与烂片


段誉和木婉清的爱情是天龙八部中最正常和真实的一段爱情。他们的爱情不是痛苦中寻求止痛,不是不负对方恩情,也不是相濡以沫的亲情,而是纯粹的爱情。

二人的缘分因为段誉不顾安危给木婉清报信逃走开始的。

段誉和木婉清的爱情,是天龙八部中最正常和真实的一段爱情

【段誉道:“在下骑了黑玫瑰,途中遇到伏击,有两个强徒误认在下便是姑娘,口出不逊之言,在下觉得不妥,非来向姑娘报个讯息不可。”】

【那女郎道:“报什么讯?”她语音清脆,但语气中却冷冰冰的不带丝毫暖意,听来说不出的不舒服,似乎她对世上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又似对人人怀有极大敌意,恨不得将世人杀个干干净净。】
木婉清开始的心理状态在这里阐明了。木婉清的母亲对她隐瞒自己是她母亲,扮作她的师父,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出谷后为母亲追杀情敌,一路与人厮杀。可见木婉清遇到段誉之前,没有人对木婉清这么好过,有的只要刀剑相加。在木婉清的眼睛里,外面的世界都是冰冷与血腥的,对世界充满了敌意。

【段誉听她言语无礼,微觉不快,但随即想到她已落入强仇手中,处境凶险之极,心情不佳,原亦难怪,反起同情之心。温言道:“在下心想这两个强徒意欲加害姑娘,在下仗着马快,才得避脱危难。但姑娘却未必得知有仇人来袭,因此赶来报知,想请姑娘及早趋避,不料还是来迟了一步,仇人已然到临。真正抱憾之至。”
那女郎冷笑道:“你假惺惺的来讨好我,有什么用意?”段誉怒气上冲,朗声道:“在下与姑娘素不相识,但既知有人意欲加害,岂可置之不理?‘假惺惺讨好’五字,从何说起?”那女郎道:“你知我是谁?”段誉道:“不知。”】
对世界充满不信任的木婉清对段誉的好心感到怀疑,认为段誉不怀好心。

【黑衣女郎道:“你没料到要在这儿送了性命吧?可后悔么?”段誉听出她语气中大有讥嘲之意,朗声说道:“大丈夫行事,但求义所当为,有何后悔可言?”
黑衣女郎哼了一声,道:“凭你这点能耐,居然也自称大丈夫了。”段誉道:“是否英雄好汉,岂在武功高下?武功纵然天下第一,倘若行事卑鄙龌龊,也就当不得‘大丈夫’三字。”黑衣女郎道:“嘿嘿,话倒不错。你仗义报讯,原来是想做大丈夫。待会给人家乱刀分尸,一个斩成了十七八块的大丈夫,怕也没什么英雄气概了。”】
木婉清相信了段誉的好心,但对突如其来有人对自己好感到困惑,因为这和自己弱肉强食的世界观相冲突。忍不住讥讽打破自己世界观的段誉不知死活。

【黑衣女郎道:“喂,报讯的,这许多人要打我一个,你说怎么办?”段誉道:“嗯,黑玫瑰就在外面,你如能突围而出,赶快骑了逃走。这马脚程极快,他们追你不上。”黑衣女郎道:“那你自己呢?”段誉沉吟道:“我跟他们素不相识,无怨无仇,说不定他们不来跟我为难,也未可知。”
黑衣女郎嘿嘿冷笑两声,道:“他们能这么讲理,也不会这许多人来围攻我一个了。你的小命是活不成啦,要是我能逃脱,你有什么心愿,要我给你去办?】
段誉提出把宝马让给木婉清逃生,牺牲自己保全她的性命。木婉清提出满足他的遗愿,可见木婉清从这时开始被段誉感动了,但没打算冒生命危险救段誉。

【段誉心下一阵难过,说道:“你的朋友钟姑娘在无量山中给神农帮扣住了,她妈妈给了我这只盒子,要我送去给我爹爹,请他设法救人。倘若……倘若……姑娘能够脱身,最好能替在下办了此事,我感激不尽。”说着走上几步,将那只金钿小盒递了过去。走到离她背后约莫两尺之处,忽然闻到一阵香气,似兰非兰,似麝非麝,气息虽不甚浓,但幽幽沉沉,甜甜腻腻,闻着不由心中一动。
黑衣女郎仍不回头,问道:“钟灵生得很美啊,是你的意中人么?”段誉道:“不是,不是。钟姑娘年纪甚小,天真烂漫,我哪有……哪有此意?”黑衣女郎左臂伸后,将金钿盒子取了去。段誉见她手上戴了一只薄薄的丝质黑色手套,不露出半点肌肤,说道:“我爹爹住在大理城中,你只须……”
黑衣女郎道:“慢慢再说不迟。”】
段誉提出救出钟灵的遗愿,这让木婉清感到意外,因为没想到段誉的遗愿不是为了自己。这时段誉的善良才真正感动了木婉清,木婉清在黑暗的世界中找到了一丝光明。“慢慢再说不迟”表明了木婉清打算冒着危险救段誉脱险。


【黑衣女郎也低声道:“你为我送了性命,不后悔么?”段誉道:“死而无悔。”黑衣女郎又问:“你不怕死么?”段誉叹了口气,道:“我自然怕死,可是……可是……”
黑衣女郎突然大声道:“你手无缚鸡之力,逞什么英雄好汉?”】
木婉清最后确认了段誉的心意。木婉清为什么大声道:“你手无缚鸡之力,逞什么英雄好汉?”? 表面是斥责段誉不自量力,实际是关心段誉。世上人心险恶,怕段誉因为善良枉自送了性命,忍不住规劝段誉不要逞能。木婉清冷酷的外表下,温柔的一面终于显现了。


【木婉清道:“你连累我什么?这些人的仇怨是我自己结下的,世上便没你这个人,他们还不是一般的来围攻我?只不过若没有你,我便可以了无牵挂……杀个……杀个痛快,给他们乱刀分尸,也胜于在这荒山上饿死。”她说到“了无牵挂”四字,顿了一顿,觉得亲口承认牵挂于他,大是不该,不由得脸上一阵发烧。】

段誉和木婉清的爱情,是天龙八部中最正常和真实的一段爱情

木婉清傲娇的性格,在这里表现明显。心里明明牵挂段誉,嘴上却耻于承认。傲娇:害怕自己弱于别人,本质上是不自信的产物。为什么害怕弱于别人?因为自身缺乏价值感,恐惧自己无价值,非常需要证明自己比别人强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木婉清本质是缺乏自信的,因为母亲假扮她的师父,没给她无条件的爱,到了外面的世界面对的都是别人的恶意。段誉待她好,她不敢相信,就是自卑的产物,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无价值,不相信别人不会无条件地待自己好。
木婉清和阿紫都是真性情,视道德礼法如无物,不过阿紫是自信的,不怕自己弱于别人,也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看法,绝不可能因别人否定自己而自卑,或是需要他人喜欢自己获得价值感。但木婉清比阿紫本性更善良,更需要呵护,更容易被他人的付出所感动,更容易激起男性对女性的保护欲。
段誉表面弱势,却是自信的一方。因为段誉身为皇子,地位尊贵,父母伯父待他极为宠爱,给了段誉无条件的爱,所以段誉哪怕武功低微,傻里傻气,不如别人,依然认为自己有价值,不怕自己不如别人。
木婉清实际是需要爱和呵护的一方,段誉是需要付出爱和保护的一方。段誉可以给木婉清幸福,木婉清也能真心爱段誉,他们是非常般配的一对。可惜段誉太不成熟了,对木婉清爱得不够,这在后面谈。

段誉和木婉清的爱情,是天龙八部中最正常和真实的一段爱情

我始终认为,段誉和木婉清那种拥有男女爱欲的感情才是真正的爱情。爱是灵,欲是肉,灵肉合一,才能水乳交融。二者缺一不可。
空有灵,没有肉,是王语嫣,那是土木偶人,一个神像花瓶,虚无没有实质,一旦花瓶被打破,里面空无一物,立刻就跌落了神坛。只有肉那是兽欲,同样不可取。
而段誉与木婉清是二者兼得。正如开篇所说的,是最正常的男女情爱。爱情是需要互补的,并不是一架天平,计较谁付出多,谁付出少。而是要互补有无,相互扶持。段誉和木婉清,正是绝好的互补,性格互补,阅历互补,外貌内心,性格品行都能做到互相吸引。这是非常难得的。
木婉清天真懵懂不谙世事,段誉性格痴缠,向往美好。段誉愿意教,木婉清愿意学,而段誉浑噩之时,木婉清却能恰到好处的破除他的迷雾,将他从执迷之中惊醒。

对于段誉而言。木婉清是现实中的寄托,心灵的依靠。钟灵是净化心中阴霾的暖阳春风。而王语嫣则是幻境中的鸦圝片。
在现实破灭,阳光被浓雾遮蔽,他心灵的依靠被打碎的时候。正是恐惧疲惫,走投无路,意志最消沉的时刻,也是最容易染上dú圝瘾的时候。不幸的是,他偏偏在这个时刻碰上了王语嫣,于是乎,堕入了心魔的陷阱,无从自拔,也无人在他身边当头棒喝。

段誉和木婉清的爱情,是天龙八部中最正常和真实的一段爱情

还有王语嫣同样也能做到为段誉奋不顾身
段誉抢过去挡在她身前,叫道:“你躲在我后面。”便在这时,鸠摩智双手已扣住他咽喉,用力收紧。段誉顿觉呼吸急促,说不出话来。王语嫣大惊,忙伸手去扳他手臂。这时鸠摩智疯狂之余,内息虽不能运用自如,气力却大得异乎寻常,王语嫣的手扳将下去,宛如蜻蜓撼石柱,实不能动摇其分毫。
王语嫣握拳在鸠摩智头上、背上乱打。鸠摩智又是气喘,又是大笑,使力扼紧段誉的咽喉。
王语嫣拚命击打鸠摩智,终难令他放手,情急之下,突然张口往鸠摩智右臂上咬去。鸠摩智猛觉右臂“曲池穴”上一痛,体内奔腾鼓荡的内力蓦然间一泻千里,自手掌心送入段誉的头颈。本来他内息膨胀,全身欲炸,忽然间有一个宣泄之所,登感舒畅,扼住段誉咽喉的手指渐渐松了。
黑暗之中,王语嫣觉到自己一口咬下,鸠摩智便不再扼住段誉的喉咙,心下大慰,但鸠摩智的手掌仍如钉在段誉颈上一般,任她如何出力拉扯,他手掌总是不肯离开。王语嫣熟知天下各家各派的武功,却猜不出鸠摩智这一招是甚么功夫,但想终究不是好事,定然与段誉有害,更加出力去拉。


段誉和木婉清的爱情,是天龙八部中最正常和真实的一段爱情

当时鸠摩智处于失控的状态,估计随手一击都能把王语嫣打死。但王语嫣依然不顾自身安危,拼命的去阻止鸠摩智伤害段誉。而且从原文能看出,要是没有王语嫣咬的那一口,最后段誉很有可能会跟鸠摩智同归于尽。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