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5G要革的命,始于十年前

oLjwRgTm 2019-12-29 21:59 175人围观 4K电视

5G要革的命,始于十年前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紫金山科技

3G奠定的“战国时代”格局,会在5G被改写吗?

广电与国网合作5G的消息短短几天迅速发酵,各种分析和评论最终都指向了一个既被公认又充满未知和变数的两个字:变革。

定义5G的为什么是“变革”两个字?为什么不是“革命”?

因为移动通信这场革命,从十年前中国3G牌照发放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了。

近日,随着电信终结CDMA和移动3G此前就已低调结束使命,“联通3G退网”也不断被各个媒体猜测。

5G要革的命,始于十年前

尽管WCDMA一度曾作为联通3G语音(包括高清语音)和数据业务的主力担当,在当下的4G生命期和5G初期仍在发挥作用,但已有不少联通用户开始频频收到邀请升级到VoLTE且不改变资费标准的10010短信。

5G要革的命,始于十年前

大势所趋下,2G/3G的逐步退出可以使其频率资源在5G上发挥更重要的价值。

5G门前,万业待兴,那么十年前以3G开始的这场移动通信运营和体验大革命,会给5G多少启示?

01、3G奠定的“战国时代”格局,会在5G被改写吗?


2008年第三次电信业重组让国内电信业正式步入三足鼎立的局面:中国电信1100亿收购联通CDMA网络,中国卫通的基础电信业务并入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与中国网通合并;中国铁通并入中国移动。三家运营商从此获得了全业务牌照,在固网宽带、移动业务、企业业务上展开全面竞争。

2009年1月工信部对三种3G技术的牌照分配,也多少掺杂了一些制衡考虑:把自主创新但尚薄弱的TD-SCDMA牌照发给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拿到WCDMA和cdma2000牌照,试图抑制一下中国移动“一家独大野蛮生长”的势头。

在3G牌照发放之前,国际上就已有91个国家部署了211张WCDMA网络,终端也达到数百款。

在2008年11月启动WCDMA设备招标时,联通在大城市直接采用了当时WCDMA最高版本R6,网络下行速度达到14.4Mbps(是的,这在当时属于高速率),上行速度达到5.76Mbps,而在中小城市采取了相对较低的技术版本。后来在进一步升级到HSDPA后,业务质量迅速提高,一大批中国移动用户也纷纷开始了“手里两个手机,用移动的接电话,用联通的上网”的操作。

基于成熟的WCDMA产业链资源,3G成了中国联通最高歌猛进所向披靡的时代。一份当时的数据统计显示,在3G刚开始商用的2009年,中国移动的用户数为5.22亿,全国7.25亿移动用户中占比达72%,其次为中国联通,占比20%,刚刚运营CDMA网络的中国电信占比为8%。

5G要革的命,始于十年前

而2年后的2011年11月,据工信部统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分别发展3G用户4800.7万、3653.4万和3335万。中国移动仍然在3G总体市场占有优势,但增长乏力已经非常明显(且中国移动3G网络利用率仅为30%)。

加上中国电信获得CDMA2000牌照后直接在800MHz频段建设EV-DO网络,在短时间内就建成了覆盖全国的3G网络,并且在终端产业链打造上下足了功夫,使得2G时代中国移动一家独大的局势,完全演变为胶着竞争的态势。

但也正是靓丽的业绩让联通放松了警惕,在其高调宣布3G商用“战绩”时并执着于在3G网络上再提速时,全球4G悄然而至,中国移动早早布局LTE力图改写其在3G时代的尴尬。

尴尬来源于,从2009年1月3G发牌一直到2013年12月4G发牌为止,中国移动一共投资了50万站点涉及1880亿元,加上终端上的几百亿的补贴,但是换来的是低速、盲点多的网络效果和终端、应用乏力的现实。

也正因此,曾有不少媒体和业界人士质疑过中国花很大代价发展自主知识产权技术TD-SCDMA并让中国移动在这个薄弱的产业上“被迫营业“,也有类似于《中国标准TD-SCDMA之殇:2000亿投资打水漂》这样的报道被广泛转载。但随着中国在4G上的超越和5G上的领跑,业界逐渐认识到,TD-SCDMA虽然在网络应用上并没有取得很大的成功,但是在自主标准上,实现了革命性的突破。

这个在国际移动通信发展史上改写中国话语权的技术是在1998年由中国通信产业界提出的。当时的国内通信产业无论是在技术上、系统上还是终端和芯片上,都几乎是一片空白。正如一位前辈所言,“搞出自己的标准”这样一个决定对国内的通信产业应该是一个绝对正面的促进作用,虽然大家没有从这个产业上面赚到钱,但是从这个标准上积累的经验,产业链尤其是国内厂商的参与,都为后来中国在TDD技术甚至在5G上的话语权,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5G要革的命,始于十年前

从2005年国内决定发展TD-SCDMA起,除了“主流玩家”华为中兴大唐移动诺基亚等厂商参与了产业建设,鼎桥、阿尔卡特、展讯、T3G、重邮安凯、ADI等设备和芯片企业以及海信、夏新、众友、中创信测、41所等终端和测试仪器也得益于TD-SCDMA发展也搭上了移动通信这一“特快列车”。

经过3G的建设和4G的锤炼,5G带来广电和国网新玩家,国际上不少大企业开始自建5G网络,三足鼎立的局面在大变革下被改写吗?

很难说不会。

而终端和应用的发展,更难脱离于10年前开始的那场智能大屏+APP的革命。

02、终端与体验的10年革命


2019年底,几家芯片企业的5G芯片一出,多款5G手机新品跃跃欲试卡位2020新年档。

从3G时代起,革命性地改写了终端体验的iPhone能否重写辉煌?4G时代起起伏伏的华为三星小米V/O如何竞争?已然消失的诺基亚摩托罗拉会否再崛起?

除了无人驾驶、远程医疗/教育等众多行业应用,面向消费者的5G杀手级应用又将是什么?

还没有人能给出确切答案。

如果说哪款手机最具有3G革命性,无疑是苹果的iPhone。2007年乔布斯在加州硅谷发布了第一代iPhone,拉开手机巨变的巨幕。一年后,乔布斯又推出首款支持第三方应用(安装)的iPhone机型,即iPhone 3G,为苹果手机未来十年的爆发增长奠定了平台基础,也拉开了智能大屏手机+APP时代的大幕。

面世即大火的iPhone手机初期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占有率位居第三(5.3%),前两位分别是“2G老大”诺基亚(45.2%)和黑莓(13.4%)。(Gartner数据)

大部分手握功能机的消费者,对3G带来的手机上网、视频通话、在线音乐和游戏等业务都充满了好奇和期待。

在2008年11月的一份东方早报上,一篇关于联通的报道称:“昨天联通携多种3G应用业务亮相上海工博会。其中手机电视、上网卡、手机音乐、移动互联网等被称为3G最赚钱的四种业务。同时联通展出了诺基亚、摩托罗拉、三星、索爱、华为和LG六大品牌共20款WCDMA终端,这些品牌是WCDMA手机全球主流供应商。”

5G要革的命,始于十年前

移动3G用户的体验虽然比较“受挫”(2008年4月TD-SCDMA试商用时,当时市场推出的终端只有8款,终端厂商也只有寥寥数家),但在2011年时,TD-SCDMA终端累计入网也达到了数百款,不过最时尚、功能最强的3G终端仍在WCDMA界,包括后来进入中国率先于中国联通合作的iPhone。

而对“移动通信新选手”中国电信来说,其推出“天翼3G”品牌后就开始广泛联合手机厂商打造天翼产业链,截至2011年其累计销量超过1000万部,当年9月更是创造200万部的销量新高。

也是由天翼开始,得益于运营商联手手机厂商的强推,“大屏”,“千元”3G智能手机开始流行,2G的功能手机开始迅速淘汰。

可以说,3G时代智能大屏和APP,重新锻造了移动通信产业链,业务提供商、业务开发商、软件开发商、内容开发商、内容提供商、服务提供商再到售后服务,各种角色纷纷加入进来。

也是从这时起,互联网企业带着用户体验好、支付便捷的APP强势杀来,由3G时代开始迅猛发展的微博、微信全面代替了运营商的短信和其在移动互联网上的“飞信”等尝试,4G时代全面崛起的手机支付、视频APP、在线游戏更使体量大、步伐不够灵活的运营商陷入“管道角色”。

那么5G时代,运营商还能借5G+各行各业担当主角吗?

显然运营商是这样期望的,不然三家运营商也不会在5G牌照发放之际就纷纷高调发布了“5G+”品牌,直指与各行各业的合作,中国移动也在不久前发布5G+工业互联网白皮书,计划面向工业互联网、智慧能源等14个重点行业,打造100个5G应用场景,推出100个5G示范项目。

然而事实也是残酷的。在toC市场已经频频被互联网企业挤占市场的运营商要征战toB市场,还面临着不小的挑战。在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近期发表的《2019年工业互联网创新应用案例》中,35个工业互联网平台典型应用案例和10个跨行业跨领域平台应用案例中,仅有一个涉及到和5G相结合的案例。

打造“5G+工业互联网”是运营商的意愿,但在行业和大型企业看来“工业互联网+5G”似乎也正在成为一个趋势,5G+谁是主角谁是配角,不一而论。

随着中国广电+国家电网入局5G,业界也在观望,会否引起电信运营商格局的巨大变化。

正如一位北邮专家预测,广电+国网合作不排除促使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加速合并的可行性,如若电信联通合并,加上广电国网合作,中国移动在移动市场、人才队伍领域会受到巨大的冲击。

不过一切尚待证实。

自3G起,5G已不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不仅考验产业链的技术能力和市场资源,更考验各方角色在经验上的积累和全局观。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