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风骨傲气 2020-1-1 22:29 155人围观 神剧与烂片

《剑王朝》出生在这个寒冷的冬季,目前的境遇有些“凄惨”,一面是粉丝热烈追捧,一面是吐槽络绎不绝,但这种境遇对于《剑王朝》来说其实并不孤单,因为还有两位更早出生的哥哥在前方为它遮风挡雨,大哥《鹤唳华亭》、二哥《庆余年》。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三兄弟”一路相伴从11月走到12月,再到年关之前集体结束,相似的缘分,也有了更多相似的境遇。无论是“弹幕”还是“评分”,随处可见的都是“毁誉参半”。

有原著党集体申讨“还我原著”,也有较真派大喊“逻辑何在”,当然也少不了粉丝们热捧“偶像真帅”……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而这些对与错,是与非,从来不是哪一个人说的算,或者说,从来也无需去在乎哪一个人的感受,对于多数观众唯一需要在乎的只是你自己喜或不喜,其他的都是浮云罢了!

(*以下文章,难免会吹捧一些我所见到的优点之处,也会顺带奚落一些不妥设定,所以较真的朋友,还请先行体谅一番。*)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01】·“剑王朝”的演员班底架构


其实倒也不仅仅是《剑王朝》,上面所说的另外两部“古装剧”,它们采用的演员班底架构其实是一致的,都是:老戏骨+偶像派!

而这种组合,在近些年颇为流行,这种架构起到的作用是“双保险”,换言之“老戏骨”决定了该剧质量,即能否留住观众,“偶像派”则决定了该剧流量,即能否带来观众。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二者相辅相成,相互补救,从前期品宣到成本控制,都是剧组能够选择的最佳组合。

《鹤唳华亭》中罗晋、郑业成、李一桐皆属于偶像派,当然罗晋应该已经与偶像派渐行渐远,下一步属于他的只能是实力派。而《庆余年》中的张若昀、李沁是剧中的最大偶像派,但《庆余年》除了这二位以外,前期真正带来了大量流量的功勋人物,却非郭麒麟与肖战莫属。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至于《剑王朝》,主打的牌面只有一个,那便是李现。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剑王朝》现有的人气里,过半以上应当都是由李现引流而来,其余小花旦如李一桐等人,以及老戏骨刘奕君、何润东等,加在一起也未必顶的过李现的一丁半点。

这个层面并不是在否定李一桐、刘奕君等人的实力和演技,而是流量这个“东西”实在太过玄妙,巨红和爆红之后带来的效果确实惊人。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而这种条件,整部《剑王朝》只有李现一人具备。

《剑王朝》开机时间为2017年的12月28号,杀青于2018年4月1号。从时间上去看,那个时候的李现还远未有现在的这番爆红,所以《剑王朝》选择李现,又选择在《亲爱的热爱的》之后上映,不可谓运气爆棚,得道多助!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但影视剧的江山,成也偶像派,败也偶像派,因为偶像派的最终表现,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一部剧集的最终口碑和持续收视率。

目前来看,同档期上映的三部古装剧,李现的境遇最“惨”,当然这里说的不是李现的演技,而是其他三个层面。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02】·“剑王朝”的主角凄惨景象


《剑王朝》是李现第一次尝试古装剧,剧中李现的角色定位既不是飘逸成仙,也不是朝堂弄权,而是一个跳脱的乡野少年。从这一角度去看,李现在剧中的角色起点,要远远低于另外两部古装戏中的翩翩少年,毕竟隔壁的范闲可是有一个强大的后援团,半个朝野都是他的人,而另一边的萧定权,亦不遑多让,虽然常被虐的出血,但终归还是太子之身。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而丁宁(李现 饰)有什么?

答案,一个字:惨!

发型惨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李现在《剑王朝》里的剧中形象,一直是槽点的重灾区,尤其是在对比李现之前的荧屏形象之后,那就更有些“惨不忍睹”,比如“空气刘海”这一波操作,是认真的么?

这样的均分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还有这样的三七分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化妆师是为了忠于原著,还是化妆师真的觉得这样更好看,原著我没有看过,所以不敢妄下定论。但总之李现这次在《剑王朝》里的“帅”这一层面,未能统一粉丝口径,时而“不帅”,又时而“帅”,让人着实有些懵。

资源惨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依照目前已经播放的集数来做推断,丁宁基本确定是“「剑首」梁惊梦”的轮回之身,但这一世的“轮回”起点却着实惨了一点,一个连粥都不会煮的小姨,一个活不过三十岁的“阳亢难返”之身……真是叫人人没有,叫天天不应,想练无处练。

命运惨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丁宁从“蚕蛹”里破壳而出的第一刻,便背负了血海深仇,简单点来说:这个人,生下来就是为了报仇的!

若仇家是普通人也就罢了,但可惜他的仇家不但是现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个迈入“八境”境界的高手,还同时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蘅国”的一国之君。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打架打不过,拼人又拼不过!

想报仇?真的是任重而道远!

以上的“三惨”设定,从不同角度对《剑王朝》的口碑层面起到了决定性的影响。

李现的形象不讨喜,会让诸多奔着李现而来的粉丝变的“愤怒”和不认同,继而直接导致了后续观看的突然断层,即便后期的李现形象处理的已经开始渐入佳境,很多帅气的造型搭配服装,也再次让李现找回了“偶像”的感觉。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可是那又如何?人家都不看了!再帅也没用……

至于“资源惨”和“命运惨”,这个层面则是一把“双刃剑”。

好的层面去看,虽然这样的设定有些俗套,但处理的得当,这种反转与逆袭的套路,反而更容易制造剧情的跌宕起伏。同时这些“困难重重”的设定,也会让《剑王朝》的主线剧情有着较为清晰的脉络,它一定会选择持续的从下到上,从隐藏身世到揭露真相,从毫无胜面到大获全胜,即主角走过的每一步,都一定会符合观众心中正常的逻辑要求和期待。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而弊端,只有一句:太俗套了!

即使第一集故作云雾,不间断的切换了诸多人物,各路大神来回跳跃,死了一波又一波,但终归两、三集一过,剧情就会变得极度清晰,新鲜感也就没了。

所以想要做出“新意”太难,还是打磨出“品质”,相对靠谱!

【03】:“剑王朝”的侠义精神


品质可以涵盖的范围有很多,它可以是演员的演技,也可以是剧情的缜密(这两个层面,前面已经提过,不再赘述),接下来要说的是剧中的“侠义精神”。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武侠”这一词只属于中国人,但武侠这一概念,却属于全人类。若一个人既有打趴别人的武力,又有愿意助人的侠义,那这个人便符合“武侠”这一概念的要求,它无关国度,无关性别,它在乎的其实就是一种精神!

但“大侠”也是人,所以大侠并不是不杀人和没有私情杂念,只是大侠们有着自己的准则和底线。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这个准则和底线,在金庸大侠的书里被描述的更为简单和透彻,他用一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便准确传达了侠义精神的内核,即大侠最高等级的品质是为国为民,甘愿牺牲自己!而为了保住自己的国家,他同样会凶狠的杀死来犯的敌人,金庸在“民族大义”的框架下,隐晦的表达了侠客也是普通的人,他们都会为维护自己在意的东西,而造下杀孽。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当我们把这一概念代入到《剑王朝》中,这一精神的继承者便是丁宁和梁惊梦。

梁惊梦是蘅王的故交好友,也是协助他打下江山的最大功臣,但一山之下岂容二虎,功成之后便是算总账的时候,于是梁惊梦“死了”,死之前的梁惊梦选择了放过背叛自己的情人和更多无辜的旁人,但对于前来袭杀他的剑客和叛徒,他却毫不手软,从这一角度去看梁惊梦,他有情有义,恩怨分明,即不多造杀孽,却也不放过任何一个仇家。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当转世者丁宁出现时,梁惊梦身上的怨恨,并未消散而是被完整的传承了下来,但戾气却有所减弱,丁宁除了第一集在船上袭杀叛徒宋神书时有过极大的戾气外,其余时候的丁宁都是极其阳光和开朗的,偶尔跳脱的俏皮话,时不时“调戏”几句小姨。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同时丁宁做事的风格极其干净利落,从无扭捏作态之姿,这种行为也符合大侠所要求的光明磊落,敢爱敢恨这一素养。

故而从品行到举止,从前世到今生,《剑王朝》都在竭力的传承着这种传统的“侠义精神”。另外在《剑王朝》中还有这样的一个细节:无论阵营是否敌对,之前是否有仇,但凡是公开场合的切磋与比武,哪怕是生死对决,对决的双方都会有标准的礼仪起手式。

一人要撑一部戏,李现“不哭”,《剑王朝》的是与非,都在这里了

这种将传统武侠贯彻到底的精神,在如今的影视剧中越来越少见,《剑王朝》在“武侠”精神这个层面下的功夫,值得肯定!

寒冬腊月,武侠世界,小小少年,一步一难,李现背着他的《剑王朝》,其实并没有那么不堪,且看且珍惜吧,真怕若干年后就连这样的武侠剧都再已找寻不见。

(文/大娃)
我有话说......